制造业升级催万亿商机,这几个行业最有掘金潜力

2019-11-16 09:56:00

制造业智能化升级的需求是产业智能化发展的根本动力。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已将工业智能的发展置于战略地位。虽然中国制造业转型起步较晚,但具有产业门类齐全、市场潜力巨大的特点。特别是随着中国制造业从数字化向网络化的发展,新的增长空间正在形成。

目前,中国有41个主要工业类别,207个中等工业类别和666个小工业类别。一个工业比较完备、技术水平一定的现代工业体系已经形成。在制造业升级的过程中,面对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不同阶段,传统制造业有哪些发展机遇?

智能制造产值将超过4.5万亿元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5g业务的加速,中国制造业在转型升级中进一步加快了与信息的融合。

传统制造企业的升级改造不仅包括基础数字化(计算机控制)和后续网络化(万物互联过程),还包括最终智能化(人工智能等新技术)。

到2018年底,中国的数字经济已经达到31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截至2018年9月,数字R&D设计工具的普及率和企业关键工序的数控率分别达到67.8%和48.5%,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

另一方面,面对人口结构的变化和产业体系的调整,中国制造业也在加速向智能化阶段发展。

在顶层设计方面,有智能制造设备行业第十二个五年发展计划和智能制造发展计划(2016- 2020年)等计划。在具体政策方面,《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6-2020)》、《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关于推进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等指导意见也相继出台。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马仲宇表示,2020年中国智能制造业产值预计将超过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0%。根据未来产业研究所的分析,到2024年,中国智能制造业的产值将超过4.5万亿元。

提升制造业的机会是什么

中国大多数制造企业仍处于初始数字化阶段。

赛迪(上海)高级制造研究所执行副总裁陶传良表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仅局限于制造过程,还包括企业管理前后的整个周期,因此数字化之路还没有完全铺开。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但从人均工业增加值来看,中国仍远非制造业强国。

差距中有潜在的发展机会。无论是制造企业新一轮的设备更换,还是网络和智能产生的工业互联网和安全防控,新的机遇都将出现。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孙慧峰告诉第一财经,新兴技术目前的发展情景在三到五年前并不存在。以移动通信技术为例,5g将在现代到来时发生变化,在频道转换的过程中会有新的需求。“例如,机场可以免于安检等等。这一波相关设备的翻新将迎来风口浪尖。”

我国大多数制造企业的转型升级仍处于系统转型阶段。

“中国目前的工业仍处于2.0或3.0阶段,但4.0是我们的目标,有很多机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继刚告诉记者,两者之间的发展机遇不仅是提高产品质量的机遇,也是整个生产体系、基础体系、制造业绿色转型、制造业国际化等方面的机遇。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最新数据反映了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速度。

在“互联网制造业”中,协同R&D和制造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汽车、航空和航天等高端制造领域,个性化定制正在加速其在服装和家具等行业的推广。截至2018年6月,分别有33.7%、24.7%和7.6%的企业开展了网络化协作、服务型制造和个性化定制。

工业互联网已经广泛应用于石油、石化、钢铁、家电、服装、机械、能源等行业。中国具有一定行业和地区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总数已超过50个,与关键平台连接的设备平均数量达到59万台。

从行业角度来看,一些产品附加值高的行业整合速度更为明显。然而,由于我国工业门类众多,除了数字化和网络化程度高的行业外,还有服装和纺织行业仍然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

比如陶传良说,汽车、自动化程度高的行业等高附加值产品已经基本完成了从数字化到智能化的转变,市场空间相对较小。

“汽车工业有很高的意愿促进智能升级,企业本身也有资本和实力这样做。然而,由于汽车行业几年来一直在推动智能制造,市场在转型升级过程中趋于饱和,生存空间比其他行业窄。”陶传良的分析表明,在核电等行业,产品附加值相对较高,这里还有一定的空间。

然而,他表示,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可能不太聪明。“因为这些企业有一个替代过程(劳动力),而且大部分是集约型制造的中小企业,所以他们可能仍然更加关注企业的生存。”

在安全和控制领域,机遇是巨大的。

在涉及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中,随着网络化和智能化的提高,一旦出现安全漏洞或指令被篡改,生产制造和国民生活将受到威胁。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此前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形势》显示,在工业互联网安全方面,累计监测发现中国共有6814台暴露的联网工业设备。

中国信息与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于晓辉曾告诉记者,随着新一代通信技术的发展和集成,安全最具挑战性的方面是工业互联网系统本身,因为工业互联网系统的开放性和深度互联、集成和整合的风险相对较高,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可能无法同时规划和部署安全。

工业互联网涉及设备安全、工业控制系统、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应用安全、平台安全等多种要素。这些因素在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多,因此需要新的系统设计和技术手段。

在这种背景下,成长空间应运而生。

在今年的劳动博览会上,企业在工业互联网和安全控制领域的热情保持不变。

一家专注于汽车联网和煤化工安全控制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这是第一次参加劳动交易会,但在他看来,会场各处的潜在客户几乎都有一个特点——这些企业的工业控制系统几乎是透明的,甚至是脆弱的。

该负责人认为,尽管网络、远程控制和无人驾驶现在很流行,但它们的安全性很弱。传统工业企业一般也没有专业的信息人员或安全人员来维持工业控制。

“如果有好的企业和制定好的安全控制计划,肯定会有一个大市场。”陶传良说道。

浙江中央控制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魏帅向记者表示,大型石化项目的制造过程是高温、高压、易燃易爆的,该公司为石化等过程行业提供全面的自动化解决方案。在企业自动化系统出现故障时,可以启动安全控制系统,并有序地关闭企业的生产过程。

“安全控制系统已经存在十多年了。但当时,它们基本上是从国外进口的,外国企业占据了国内的主要设备和市场。目前,中央控制的安全控制系统是从底层硬件到顶层代码独立设计的。”他说,随着国内对工业安全、绿色、低碳和环保要求的提高,石化和化工领域迫切需要安全控制系统,原有设备也已达到产品生命周期的维护和更换阶段,市场需求巨大。

湖北11选5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葡京

  • 上一篇:聚众赌博、非法拘禁!聊城警方征集蔡荣军等人违法犯罪线
  • 下一篇:旅游人次和旅游收入再创新高!这个国庆,鹿泉火了

  • Copyright 2018-2019 ravele.com 朋口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